无收听记录
RSS订阅网站地图帮助中心设为首页】【收藏30salon
热门搜索:天才医生坏蛋是怎样炼成的仙逆老子是癞蛤蟆痞子术士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科幻  »  黑暗的另一半

  1. 黑暗的另一半有声小说

    黑暗的另一半文 / 斯蒂芬·金


    类型:科幻播音:艾宝良  人气:加载中 状态:完结关键字:黑暗的另一半 艾宝良时间:2015-9-18 16:09:46

有声小说黑暗的另一半简介

“砍他,”马辛说,“砍他,我要站在这儿看。我要看血流进去。快点,别让我说第二遍。”30salon

----乔治。斯达克:《马辛的方式》

人们真正的生活开始于不同的时期,这一点和他们原始的肉体相反。

泰德。波蒙特是个小男孩,他出生在新泽西州伯根菲尔德市的里杰威,他真正的生活开始于1960年。那年,有两件事在他身上发作。第一件事决定了他的一生,而第二件事却几乎结束了他的一生。那年,泰德。波蒙特十一岁。

那年一月,《美国少年》杂志举办了一次写作竞赛,他寄往了一篇短篇小说。六月,他收到杂志编辑们寄来的一封信,信中说,他获得了本次竞赛小说类的荣誉提名奖。信中还说,评委们原本预备给他一个二等奖的,但从他的申请书中发觉,他年龄不够,差两岁,还不能算是名副实在的“美国少年”。但是,编辑们说,他的短篇小说《在玛蒂家外》是一篇极为胜利的作品,因此向他祝贺。

两周后,《美国少年》杂志寄来了获奖证书。为了保险,是用挂号寄来的。获奖证书上有他的名字,但字体十分花哨,他几乎认不进去。在证书底部,有一个金色印章,上面是突出的《美国少年》杂志的标志——一个平头男孩和一个扎马尾巴女孩狂舞的侧影。

他母亲把泰德抱在怀里,吻个不停。泰德平常是个安静、老实的男孩,好象历来没有对什么事情特别感爱好过,另外,他走路时经常会自己把自己绊倒。

他父亲无动于衷。

“假如它真他妈的那么好,为什么他们不给他一点钱呢?”他靠在安乐椅上,抱怨说。

“格沦——”

“别放在心上。你不折腾他的时候,也许这位大作家可以为我跑跑脚,买点儿啤酒。”

他母亲再不说什么了。。。。。。但是,她自己花钱请人将信和证书装到镜框中,钉在他床头上方的墙上。当亲戚和其他人来访时,她带他们往看它。她告诉他们说,泰德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大作家。她一直以为他注定要成为一个小孩儿物,这些证书是第一个证据。这些话使泰德很难为情,单他太爱他母亲了,不愿意告诉她这一事实。

不管难为情还是不难为情,泰德以为他母亲说的不全错。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成为一个大作家,但是,他将成为一个作家,这是确定无疑的。为什么不呢?他擅长写作。更重要的是,他已经开始写了。当他得奖时,他已经写了很长一段时间了。他们不会总由于他年龄小因而不给他钱的。他不会永远十一岁。

1960年,他身上发作的第二件事开始于八月。那时,他开始头疼。起初并不厉害,只是太阳穴和前额后面隐隐做痛,但是玄月初开学时,它变成连续不时的痛苦。当头痛发作时,他什么也干不了,只能躺在黑暗的房间中等死。到玄月底时,他希看自己能够死往。到十月中旬,头痛加剧到这种水平,以至他开始害怕自己死不了。

这可怕的头痛开始时,总伴随着一种幻想的声音,这声音只有他能听到--听上往好象有一千只小鸟在吱吱喳喳叫。有时,他想象自己几乎能看到这些鸟,并且判定他们是麻雀,这些麻雀十几个一群聚集在电话线和房顶上,就像在春天和秋天它们常做的那样。

他母亲带他往看塞瓦特医生。

塞瓦特医生用一个检目镜窥看他的眼睛,然后摇了摇头。接着,他拉上窗帘,关掉头顶上的灯,叫泰德看着白色的墙壁。他用一个手电筒忽明忽暗的对着墙划光圈,泰德一动不动地看着。

“你觉得好玩吗,孩子?”

泰德摇摇头。

“你觉得头晕吗?你觉得要晕倒吗?”

泰德摇摇头。

“你闻到什么东西的气味了吗?像腐烂的水果或烧焦的布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的小鸟怎么样?你看着闪光时听到它们叫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泰德说,觉得很神秘。

“是神经题目,”当泰德来到外面的候诊室时,他父亲说,“这孩子他妈的神经有题目。”

“我以为是偏头疼,”塞瓦特医生告诉他们,“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很少见,单也不是没听说过。而且,他似乎很。。。。。。易于动感情。”

“确实如此。”莎伊拉。波蒙特有点儿骄傲地说。

“也许有一天会有治疗的办法。至于现在嘛,我恐怕他只有忍受折磨了。”

“对。我们也得和他一起忍受折磨。”格伦。波蒙特说。

但是,这不是神经题目,也不是偏头疼,事情还没完。

万圣节四天前,莎伊拉。波蒙特听到一个男孩在大声叫喊,泰德天天早晨都和这男孩一起等校车的。她从厨房窗口看出往,看到她儿子躺在家用汽车道上,全身痉挛。他的午饭盒扔在一边,里面的水果和三明治都滚进去掉在路面上。她跑出往,支走那个男孩,然后手足无错的站在那里,不敢碰他。

假如里德先生开的黄色至公共汽车晚来一会儿的话,泰德可能就会死在汽车道边。但是,里德先生曾在南朝鲜当过医生。他把男孩的头向后扳,使无暇气流通,这样,泰德就不会被自己的舌头窒息死。他被救护车送往奥尔根菲尔德市医院,恰巧胡夫。布里查德医生在急诊室喝咖啡聊天,这时男孩被推进来。胡夫。布里查德医生正好是新泽西洲最好的神经科医生。

布里查德命令拍X光照片,他认真地研究了照片。他给波蒙特夫妇看照片,并要求他们仔细看他用黄色蜡笔划圈的部位,那里有一个模模糊糊的阴影。

“看这里,”他说,“这是什么?”